• 《2452368》全文&苏夕然 林辰章节目录

    时间:2022-09-19 14:50:39作者:不糊涂来源:mp

    小说简介:2452368是不糊涂的经典言情小说类作品,2452368主要讲述了苏夕然 林辰的故事:满不可置信,娶的人不是她么....原来儿时戏言,竟是她一人当了真。她压制住喉头酸意: 你与她相识,不过三月....她的话未落地,男人笃定的声音响起:...

    《2452368》全文&苏夕然 林辰章节目录

    他曾说,若你十六岁时未成婚,他便来娶她。

    如今,正是时候。

    只见头顶一沉,男人将一支金钗插进她的发髻当中。

    但还未等她做出此等反应,却见男人的视线投向了宾客满座的庭院。

    顺着他眼含笑意的目光望去。

    只见一位气度高华的锦衣女子,立于人群中。

    而那人,她认识,是她的表姐——“我想娶的就是她,海晏郡主,陆烟儿。”

    苏夕然怔愣得失了神,眼里写满不可置信,娶的人不是她么....

    原来儿时戏言,竟是她一人当了真。

    她压制住喉头酸意:“ 你与她相识,不过三月....”

    她的话未落地,男人笃定的声音响起:“可一见,便钟情。”

    愁绪如潮水泛滥,苏夕然心中痛意愈发凶猛,吐气也艰难起来。

    她不愿再看林辰对陆烟儿爱慕的眼神:“ 我有些不舒服,先回房了。”

    话落片刻,男人才堪堪回神:“行,你回去好好歇息。”

    第二日,林辰护着一袋蜜饯送到她面前。

    外面大雨纷纷,但这蜜饯却残留着男人身体的温度。

    怔愣之际,男人已将一颗蜜饯送到她嘴边。

    苏夕然迟疑了下,耳尖一红咬住了蜜饯。

    霎时,浓郁的蜜香驱散了心中苦意。

    林辰投来期待的眼神:“甜吗? ”

    苏夕然的心忽然软了下来,含着蜜饯点了点头。

    见状,林辰温柔笑道:“那便好,毕竟我还有事要你帮忙。”

    听他这样说,苏夕然嚼蜜饯的动作疑惑的目光望向他。

    只见林辰眸光一闪:“ 我想麻烦你,替我去晟王府说亲。”

    她的眸光暗了下去,瞬时哑然。

    原本甜味的蜜饯此时味同嚼蜡,她看着面前的男人:“可表姐说过,她今生非宗门王府不入。”

    纵然他是锦衣卫指挥使,却也比不过皇家血脉。

    话音才落,林辰就直接站起:“正因如此,我才想让你帮忙。”

    说着,他把蜜饯放在榻边小桌上,慢慢系上沾满雨水的披风:‘“你明日只需将她带去锦园,其余的,我来打点。”

    苏夕然怔怔看向那包蜜饯,心底泛起凉意。

    原来他对自己示好,亦是为了陆烟儿。

    林辰这人向来不撞南墙不回头,自己拒绝怕是无用。

    苏夕然便没再多说,点了点头,从牙缝中挤出一个“好”字。

    林辰见她答应眉头顿时舒展,叮嘱她几句好生休养后,便迈着轻快的脚步转身出了门。

    望着他背影远去,苏夕然缓缓合上了眼睛,任由心底苦涩蔓延。

    罢了,既然自己再无以后,又何必断了他的姻缘....

    ======第一章======

    京州十月,将军府张灯结彩。

    “夕然,我想娶一个人。”

    看着林辰微红的耳尖,苏夕然怔愣住了。

    幼时的回忆不自觉地一幕幕往眼前跳,林辰说过的话言犹在耳:“夕然,若你十六岁时还未成婚,我便娶你!”

    今日,就是她十六岁的生辰。

    苏夕然心下一紧,垂下了眸子,没有说话。

    低头瞬间,男人将一支金钗插进她的发髻当中。

    头顶一沉,苏夕然的心却轻快了起来。

    她攥紧了手中帕子,缓缓抬头,却见男人的视线投向了宾客满座的庭院。

    她有些疑惑,顺着他眼含笑意的目光望去。

    就见一位气度高华的锦衣女子,立于人群中。

    而那人,她认识,是她的表姐——

    “我想娶的就是她,海晏郡主,林半烟。”

    男人说这话时,眼底的深情还未散去。

    苏夕然怔愣得失了神,眼里写满不可置信,娶的人不是她么……

    苏夕然心口只剩苦涩,她转头望去。

    一个金枝玉叶的郡主,一个风华月貌的锦衣卫指挥使,的确登对。

    而她,不过是留在京中,供圣上牵制她父亲的人质。

    苏夕然压制住喉头酸意:“你与她相识,不过三月……”

    她的话未落地,男人笃定的声音响起:“可一见,便钟情。”

    一见钟情。

    她从未想过,自己与林辰相伴相识的载载岁月,竟抵不过那惊鸿一眼。

    愁绪如潮水泛滥,苏夕然心中痛意愈发凶猛,吐气也艰难起来。

    她不愿再看林辰对林半烟爱慕的眼神:“我有些不舒服,先回房了。”

    话落片刻,男人才堪堪回神:“行,你回去好好歇息。”

    苏夕然听出他语气中的敷衍,身形一滞。

    她患有心疾,时常发病,家中奴仆只奉令为她备药。

    只有林辰会变着法子哄她喝药,难受时陪在她身边。

    而如今,这点仅有的真心也要离她而去了么……

    苏夕然强装淡定,步履艰难地回了房。

    厢房里炭火烧得很足,温暖如春。

    她一进门,侍女小桃就迎了上来:“小姐脸色怎如此苍白?近来这病发得又勤又猛,明日还是请个大夫来看看吧!”

    苏夕然不语,推开她,径自走到了一口木箱前。

    林辰这些年来送她的生辰礼,都放在这箱子里面。

    她打开木箱,取下发间的蝶翅金钗小心地放了进去,取出一个锦囊来。

    里头的红梅,多年过去仍有清香。

    苏夕然思绪飘远,她五岁生辰时犯了病,林辰为哄她高兴去后山摘枫叶。

    结果雨天湿滑,他不小心从树上摔下来,还折了手。

    待苏夕然去看望他时,他顶着伤痕累累的脸将这片枫叶递给了她,还说——

    “夕然,你若喜欢,往后每年我都为你摘。”

    只可惜这十几年,她只得到过一片红枫。

    入神之际,外头丫鬟的话语声响起:“地面湿滑,海晏郡主摔了一跤,你们快拿跌打药来……哎?林大人去找了。”

    苏夕然的思绪被打断,她循着声音走向窗边。

    透过珠窗,她看见林辰直接将人打横抱起匆匆走向门口。

    苏夕然眸光渐暗,胸口本平复的痛意又涌了上来。

    旁边小桃见状,慌忙上前:“小姐今日是怎了?快拿药来,我去请林大人……”

    “不必叫他……”苏夕然叫住了小桃,按着疼痛的胸口道,“你去取药吧。”

    话落,她猛烈的咳嗽了起来,喉中倏地涌上一股腥甜,眼前一黑便没了意识。

    待到苏夕然醒来时,夜色已深。

    立在床榻旁的女医见她醒来,这才松了口气。

    苏夕然看着心口扎着的银针,哑然出声:“我这是怎了?”

    女医抬手摒退掉丫鬟后,缓声开口:“苏小姐,如若还有什么心愿,就在初雪前完成吧。”

    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