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完本小说辣手小医妃免费

    时间:2022-09-19 14:51:38作者:打了个寒颤来源:bjh

    小说简介:男女主是秦怀玉的言情小说叫《辣手小医妃》,是由网络作家打了个寒颤倾力所写。讲述的是软,便有心想要让夫人出来主事,毕竟夫人虽说脾气和软,可对上秦怀玉的事情,却是连一根头发丝都不肯让她委屈了的。谁知听得周嬷嬷清点完...

    完本小说辣手小医妃免费

    浮光嘴甜,秦怀玉又是个心大的,平日里没少赏她东西。再加上她的首饰经常戴一两次便丢到一旁,下次便不再碰了。那浮光留心下来,偶尔便偷偷的昧下来一两件。

    她刚开始还有些怯,可等后来发现秦怀玉根本没有察觉,手脚便越发的不干净了下来。

    如今且不说她自己夹带积攒的私产,单说这些她偷走的首饰,就足足有上万两了。

    周嬷嬷越清点神情越难看,等到清点完毕之后,沉声道:“大小姐,可要老奴请示夫人么?”

    上万两银子的私藏,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,足够那小富之家一生吃穿无忧了。

    这个浮光,当真是贪得无厌!

    周嬷嬷担心秦怀玉心软,便有心想要让夫人出来主事,毕竟夫人虽说脾气和软,可对上秦怀玉的事情,却是连一根头发丝都不肯让她委屈了的。

    谁知听得周嬷嬷清点完之后,秦怀玉却薄凉一笑,道:“没得烦扰母亲做什么,反正已经报官了,待会官府来人,自有论断。祖母,您说是么?”

    先前她给浮光留了几分余地,想着直接将人发卖了算了,可浮光自己偏要作死,那她就索性将事情闹大。

    扔给牙婆还能再卖个人家做事,可若是进了官府,再出来可就只能做女奴了!

    更遑论说,这个府衙的大门,她还有没有命出来!

    见秦怀玉拎得清,周嬷嬷喜上眉梢,立刻便吩咐小厮麻利儿的去门口等候府衙的人。

    而秦老夫人的脸色,已经不能用糟糕来形容了。

    她没有想到,这个浮光竟然贪墨了上万两的银钱物品!

    尤其是听得秦怀玉的话之后,她越发的神清难看:“这……”

    原本她还指责秦怀玉太过恶毒,可现在一看这个丫鬟做的事情,发卖了都是便宜她了!

    难不成,自己这一次又不占理?

    秦老夫人心中五味杂陈,张了张口想说什么,却见那厢的周嬷嬷先开了口。

    “小姐,这几样饰品不是您的。”

    周嬷嬷正拿了记录首饰的册子在一一核对,而那几样质量中等的钗环首饰,显然不是秦怀玉的。

    秦怀玉只睨了一眼便了然。她就知道,在这浮光这里,必然会找出来秦红鸢的东西。

    果然!

    “这簪子瞧着倒是面熟,二妹妹,这是你的吧?”

    秦怀玉拿起一根碧玉梅花簪,似笑非笑的睨了一眼秦红鸢。

    秦红鸢正沉浸在这变故之中,听得这话下意识便接口道:“不,这不是我的东西!”

    她只想着要离这事儿远一些,却不想正中了秦怀玉的圈套。

    反倒是王婉清反应的极快,瞬间便回过神儿来,心下一沉,顿时给旁边的丫鬟摇筝使了个眼色。

    下一刻,便见摇筝蹙眉道:“回大小姐,这的确是二小姐之物。只是她只带了一次便丢了,奴婢当时怎么找都找不到。”

    她说到这里,又看向浮光冷声道:“浮光,这东西怎么会在你这里!”

    而这个时候,秦红鸢也已然回过了神儿来。自己方才要是咬死了不承认是她的东西,反倒是会被人认为心虚,顺着这条线,说不定就会查出来自己指使浮光做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了!

    还好,摇筝反应的快。

    浮光下意识想要呜咽着辩驳,却在看到秦红鸢比的手势之后,血色尽失,原本要说的话也吞了回去。

    而秦红鸢的声音还在响着:“大姐姐,你这个丫鬟实在是太过分了,偷东西竟然都偷到我这儿来了!”

    那声音里带着气愤,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,当真是唱念做打俱佳。

    浮光在听得她这话之后,整个人也颓然的跪坐在地上,不住地磕着头。

    她后悔了。

    若是知道秦怀玉这般的狠心,她刚刚就应该直接认命被发卖出去!

    见她们这模样,秦怀玉不由得冷笑,这秦红鸢撇关系倒是撇的干净!

    只不过她早就知道,凭这几样首饰就牵连到秦红鸢的身上,原本就有些困难,索性也不再提,只是看向秦老夫人问道:“祖母,您现在还觉得是孙女儿太过恶毒么?”

    秦老夫人自知理亏,可却不肯软了态度,强撑着蹙眉道:“自家的事情,解决了便是,惊动官府做什么,难不成是想让别人看平原侯府的热闹么?!”

    听得这话,秦怀玉收敛了面上的笑容,沉声道:“父亲自幼便教导孙女儿,国家法度至高无上,凡事要以法为先,纵王孙亦不可免。孙女儿身为平原侯府嫡长女,更是要将父亲的话记在心中。今日浮光窃取财物,乃是触犯了律法的大罪,自然要按照律法秉公处置,怎么能在府上动用私刑解决呢?这岂不是不将西楚律法放在眼中么!”

    这话说的义正言辞,秦老夫人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  她能说什么?说秦怀玉不对?那不是找死么!

    反倒是那随着官差一同来的师爷,抚掌赞叹道:“不愧是平原侯府的大小姐,当真是好气魄。”

    因着是平原侯府要他们去抓人,所以府尹大人便将这位师爷派了过来,不想竟听到了这样一番话。比对着那些动不动就无视律法滥用私刑的世家大族们,这位平原侯府的大小姐当真是通情达理,不愧是平原侯府的嫡女,气度眼界,果然非凡!

    “大人谬赞了。”

    秦怀玉施了一礼,便避让到了一旁,自有下人们去跟那官差讲清楚来龙去脉。

    而秦怀玉,则是直接走到了浮光的面前。

    命人撤了浮光嘴里的帕子之后,瞬间便听得浮光撕心裂肺的哭道:“大小姐,奴婢知道错了,求您饶奴婢一命,不要将我送官啊!”

    见浮光这般,秦怀玉眉眼冷冽,未曾有丝毫的波动。

    浮光磕头用力,不多时那血便顺着额头淌了下来,她却恍然未觉,不住地求饶。

    那双镶了东珠的绣花鞋站在自己的面前,浮光涕泪四下,泪眼朦胧的抬头看秦怀玉,却在她的眸子里看到了无尽的冷意。

    她猛地便打了个寒颤。

    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