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顾沅沅江庭宵by大王 信徒小说全本

    时间:2022-09-19 14:52:34作者:大王来源:mp

    小说简介:顾沅沅江庭宵的小说叫做《信徒》,小说情节跌宕起伏,引人入胜,顾沅沅江庭宵小说免费阅读入口:活阎王,性情阴晴不定,嗜杀成性,手段狠辣,是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人物!传言,江家每隔一段时间总有下人突然离奇失踪,最后惨死在无人的郊外...

    顾沅沅江庭宵by大王 信徒小说全本

    第1章 被迫替嫁

    “替嫁?!”

    顾沅沅睁大眼睛,不可思议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顾父顾母。

    当年,算命一句克父克母,她被他们扔在乡下二十年不管不顾!

    一个月前,他们下乡把她接回来,她以为是良心发现。

    结果,却是为了让她替她的孪生姐姐出嫁!

    太讽刺了!

    “对方是帝都权倾一方的江家,你不嫁,咱们顾家就得完蛋!你必须嫁过去!”

    顾父语气冷漠,丝毫不在乎顾沅沅的想法。

    江庭宵,帝都出名的活阎王,性情阴晴不定,嗜杀成性,手段狠辣,是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人物!

    传言,江家每隔一段时间总有下人突然离奇失踪,最后惨死在无人的郊外,而这一切都江庭宵有关!

    姐姐不愿意嫁,他们就牺牲她?

    明明同时出生,待遇却天壤之别!

    顾沅沅眼中雾气迷蒙,看着眼前的顾父顾母,心底里觉得可悲又可笑。

    “江霆宵再不好,可他是江家未来的继承人。嫁给他,比起你呆在乡下种地养猪的好。”

    顾母的态度没有顾父强硬,但意思是一样,她得嫁!

    顾沅沅攥紧手指,一脸讽刺的看着顾母,“我呆在乡下是谁造成的?江家未来继承人真那么好,姐姐又为什么要逃婚?她是你们的女儿,我也是!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

    啪!

    顾父面色铁青的甩了她一记耳光,眼神轻蔑。

    “你是什么东西,敢跟你姐比?你给我听好了,你不嫁也得嫁!否则,我就断掉你奶奶的医药费。”

    顾沅沅捂着火辣辣的脸,惊骇的看着顾父:“爸,你怎么可以这样?”

    奶奶虽然不是顾父的亲生母亲,但是他可是奶奶亲手养大的,他怎么可以这么绝情?

    奶奶,也是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真心心疼她的人!

    断掉医药费,她会死的!

    她不能失去奶奶!

    “不想让你奶奶死,三天后,乖乖嫁到江家!”顾父撂下狠话。

    顾沅沅眼神悲痛,咬了咬牙,不情愿的点头:“好,我嫁!”

    三天后,顾沅沅被江家的人接走。

    没有婚礼,没有嫁妆,甚至新郎都没有出现,只有一个简单的婚姻登记。

    说是结婚,在顾沅沅看来更像一场闹剧。

    从民政局出来后,顾沅沅就被司机送回江家。

    顾沅沅脚刚踏进别墅,一阵滲人的冷意袭来,抬眼望去,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站在落地窗前。

    男人容貌清隽矜贵,气势逼人,一双高深莫测的黑眸,仿佛深不见底的漩涡,一眼便能让人沦陷。

    他就是江庭宵?

    她的新婚丈夫?

    “顾沅沅,我说过,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!”

    江霆宵踱步上前,唇角噙着一抹让人胆颤心惊的弧度,森冷的眼神宛如在看死人。

    顾沅沅心头一震。

    他认识她?

    可是,她没见过他呀!

    不对,他的眼神为什么看起来好像很恨她的样子?

    这,怎么回事?

    “庆祝你成功嫁进江家,我让人给你给准备了一份礼物。”

    顾沅沅还没从他的话反应过来,突然被两名保镖架起来向外走,她顿时惊慌不已。

    “你们干什么?放开我!!!”

    第2章 赎罪

    顾沅沅被拖到后山的一块墓碑前,被江霆宵的人粗鲁的按跪在地上,看着面前的无字墓,她一脸迷茫。

    顾沅沅仰起头,疑惑的看向保镖,“这是谁的墓?你们押我到这里想干什么?”

    “你是罪人,自然要赎罪!”

    森冷的声音自身后传来。

    顾沅沅扭头望去,冷不防对上江霆宵锋利的黑眸,面对他掌控一切的气势,她心底生出一股有种来自死亡的恐惧。

    但,为了弄清情况,她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:“我听不懂你的话!”

    话音刚落地,顾沅沅被走过来的江霆宵恶狠狠的掐住脖子,“顾沅沅,不要在我面前装无辜,那只会让我更想弄死你!”

    江霆宵越说越恨,手上的力道也随之加重。

    顾沅沅感觉快要喘不过气,出于求生的本能,她双手对着江霆宵胡乱一抓。

    “咝——”

    手背一刺刺痛,江霆宵猛地缩回手,看着手背上被划破的血痕,眼神凶狠。

    顾沅沅摸着被掐疼的脖子,喘着粗气,迅速后退,恐惧的模样就像看见吃人的恶魔。

    这人太可怕了!

    难怪姐姐要逃婚!

    难怪她父亲要用她奶奶逼迫她下嫁!!

    他就是神经病!是魔鬼!!

    “害怕?”江霆宵看她惨白的脸,凉薄的唇勾起一抹残忍的弧度:“顾沅沅,这只是个开始!”

    “看好她,她要敢起来,腿打断喂狗!”

    江霆宵冷酷的下完命令,便甩手下山。

    “江霆宵,你不……啊……”

    顾沅沅起身想问清楚整件事,不想腿还没站直,就被身后的保镖踹了一脚,顿时狼狈的跪回墓碑前。

    看着墓碑,她又疑惑,又害怕!

    忽然,顾沅沅想起她的孪生姐姐,顾蔓青。

    她脑中生出一个可怕的想法——

    莫非,顾蔓青假冒了她?

    不对,要是这样,江霆宵为什么会叫她的名字?

    顾沅沅迫不及待想回去弄清楚真相,不想刚起身,又被保镖给踢跪回去……

    傍晚,晴朗的天空下起磅礴大雨。

    在墓碑前跪了一天的顾沅沅,在大雨的浇灌下,最终体力不支,倒地不起。

    同一时间,别墅里的江霆宵接到手下的汇报,只见他冷酷地说:

    “把她丢到西院,别让她断气!”

    西院,江家西边废弃很久的院落,也是江霆宵平时用来训狗的地方!

    手下领命走出去。

    ……

    顾沅沅昏迷很久,醒来时已经是两天后的事。

    看着装潢简陋的房间,她眼神茫然。

    她这是在哪里?

    “你终于醒了!”清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。

    顾沅沅吃力的撑坐起来,眼神陌生的看着走进来的小女佣,哑着声音问:

    “你是谁?”

    “我叫小桃,西院的佣人。”

    小桃放下手里的端盘,转身给她倒杯水。

    “昏睡两天,先喝点水润润。我先把粥放在这里,你喝完了水再喝粥。我楼下厨房还在给你煮药,先下去看火,有事你喊我。”

    话说完,她转身离开房间。

    她昏睡两天?

    顾沅沅喝着水,努力回想。

    被逼替嫁,被罚跪在无人墓一天一夜的记忆,顿时如倒灌的海水涌入她脑中。

    顾沅沅惨白的脸写满慌乱和恐惧。

    她必须回家弄清楚真相!

    顾沅沅喝完水,又吃了粥,感觉体力恢复了一些,她便悄悄离开西院,偷跑回到顾家。

    一进门,她便直奔二楼。

    经过书房时,她无意听见她父母的谈话声,隐约间还听到她的名字。

    顾沅沅猛然顿步,侧耳倾听,不想竟听到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。

    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