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暮云开沈烟昙陆灼全文免费试读-沈烟昙陆灼大结局试读

    时间:2022-09-19 14:53:34作者:酒肉和尚来源:mp

    小说简介:暮云开主人公叫沈烟昙陆灼,是酒肉和尚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,已上架微阅云。成我四妹。宋芸皱了皱眉:你本身无错,强行退婚,岂非欺人太甚!不。沈烟昙害怕道,退婚我可以接受,可可母亲的意思,是想在退婚后,趁势将我许给杨家!杨家?!宋...

    暮云开沈烟昙陆灼全文免费试读-沈烟昙陆灼大结局试读

    第1章 穿书

    邺京最大的茶楼。

    “芸姐姐,你定要帮我!”二楼雅间,沈烟昙声音惊惶。

    宋芸握住她的手:“发生了何事,你慢慢说。”

    沈烟昙带着哭腔:“楚家要退了我同楚公子的婚约,把人选换成我四妹。”

    宋芸皱了皱眉:“你本身无错,强行退婚,岂非欺人太甚!”

    “不。”沈烟昙害怕道,“退婚我可以接受,可……可母亲的意思,是想在退婚后,趁势将我许给杨家!”

    “杨家?!”宋芸顿时惊惧道,“你说的,可是公主府的那位。”

    沈烟昙垂眸落寞道:“父亲的仕途总需要人帮衬,若这事成了,便是一大助力,只是,我实在害怕,不想就这么丢了命。”

    “好了。”宋芸越听她这么说就越是生气,“别说傻话,你且等我消息,此事,我需先回去找父兄商议。”

    “如此便多谢芸姐姐了。”沈烟昙立刻起身拜了一拜。

    很快,满心怒气的宋芸便风风火火地离开了,雅间只剩下了沈烟昙。

    待雅间门重新关上的那一刻,沈烟昙脸上的可怜和恐惧便瞬间收敛,重新换上了那副懒洋洋的笑模样。

    侍女叠锦刚想开口,却见沈烟昙向着隔壁扬了扬下巴,提醒她隔墙有耳。

    叠锦连忙收了声,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沈烟昙挂着那副闲适的表情,时不时发出一点轻微抽噎,活像是被戳中了伤心事,一时间缓不过来的样子。

    一盏茶后,终于“整理好情绪”的沈烟昙站起身,轻声道:“我们也回去吧,不然让母亲发现就糟了。”

    说着,就低着头在叠锦的搀扶下出了雅间,而就在转身准备下楼的瞬间,隔壁的房门突然打开,沈烟昙猝不及防,刚好和陆灼撞在了一处。

    “小心。”低沉的声音自头顶传来,陆灼扶了下沈烟昙的肩膀,在她站稳后立刻守礼地松开了。

    沈烟昙摇摇头,眼睛仍有些泛着红,有意无意瞟了他一眼:“多谢公子。”

    说罢便匆匆离去。

    陆灼望着沈烟昙的背影,神情玩味的问小厮:“你觉得,那姑娘是真柔弱,还是装的?”

    “啊?”慕青挠了挠头,“公子可别为难我了,我都没敢看她。不过公子为何要忽然露面?”

    陆灼勾唇浅笑,只是那笑意却未达眼底:“雅间虽挨着,寻常交谈声却不至于让旁人听了去,可若是她知道些什么,刻意等在隔壁说了那番话给我听,这事可就有意思了。”

    *

    事情办成,沈烟昙麻溜地回了沈家,她出来的事情到底不好叫人知道,越早回去,对她来说就越安全。

    避着人偷偷摸摸走小路回到房间,叠锦终于问出了憋在心底的疑惑:“小姐,万一陆公子发现了什么破绽,岂不是徒惹麻烦?”

    “不会的。”沈烟昙神色淡定,陆灼会怀疑她是必然,会派人调查她也是必然。

    可查便查呗,反正过去十数年,“沈烟昙”的的确确都是尚书府怯怯弱弱最不起眼的小透明,别说使心眼儿了,连起码的自保能力都没有,陆灼再怎么查,得到的结论也必然只会是她预料当中的那种。

    否则,她又岂会如此鲁莽地跑去和真正操控全局的大佬偶遇?

    从她穿进书中的那一刻,眼前这个世界就成了真实且鲜活的存在。

    这里的每个人都比她想象中的要更危险更难以对付,动辄一个算计,都有可能要人性命。

    想在这里安稳活下来,只有谨小慎微,才能确保自己不会万劫不复。

    第2章 威压

    所以,“沈烟昙”的生平不会查出任何问题,沈夫人故意推波助澜楚家退婚,并且意图把她嫁去公主府也是真的。

    甚至沈尚书……也就是她的便宜父亲,也早已经默许了此事,虽没有和沈夫人把这腌臜心思提到明面上来说,可沈夫人和沈烟雨的所作所为他心里门清,非但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,反而乐见其成。

    如此一来,她今日跟宋芸说的话可谓滴水不漏,陆灼查的越仔细,就会越往沈烟昙期待的方向靠。

    而她要的,就是引导陆灼和她合作,与虎谋皮,确保自己在这个陌生的时代能平安活下来。

    “小姐?”正出神间,门被敲了敲,沈烟昙身边的另一个大丫鬟紫鸢探了身子进门,“四小姐来了。”

    沈烟雨?她来干什么?

    沈烟昙迅速收敛好了思绪,对紫鸢道:“请去主屋吧,我随后就来。”

    “是。”紫鸢欠了欠身应道。

    待紫鸢走后,沈烟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摆,一边对叠锦道:“今日之事,不得跟任何人提及。”

    沈烟昙的这句话语气平常,可不知道怎么的,叠锦却从中听出了一丝严厉甚至警告,她愣神片刻,忙道:“奴婢知道了。”

    沈烟昙满意地笑了笑,探手从首饰盒里取了支簪子塞到叠锦手里:“我瞧着,这簪子配你正合适,便给你戴吧。”

    “谢小姐。”叠锦双手接过发簪,后背不觉间已出了一层冷汗。

    她说不上来什么感觉,但小姐身上的凌厉和威压,却是她头一次如此深切的感受到,直叫人心底打鼓,再生不出任何旁的心思来。

    到了正屋,沈烟雨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了,手里捧着一杯茶。

    “四妹。”沈烟昙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,挂上一抹局促的淡笑,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    “三姐姐。”沈烟雨闻声放下茶盏,快步走到她身边握住了她的手,“听闻三姐姐身体不适,我有些担心,便过来看看。”

    今日一早,沈烟昙对外称病,这才借机溜出了府,可没想到,这沈烟雨消息如此灵通,居然这么快就找上了门来。

    沈烟昙心底冷笑,面上却做出一副感动的样子:“我没什么大碍,只是有些头晕,劳烦四妹来一趟了。”

    “三姐姐说的什么话,自家姐妹,都是应该的。”沈烟雨说着让丫鬟捧了个盒子上来,“这是些补药,三姐姐平日喝一点,养身子是极好的。”

    “四妹有心了。”沈烟昙继续“感动”,示意叠锦把盒子接了过来。

    沈烟雨看着沈烟昙那副感恩戴德的样子,心中不住冷嘲。

    她听闻沈烟昙“病了”,还担心她是不是想搞什么幺蛾子,可如今看来,倒是她多虑了。

    沈烟昙这蠢货,哪儿有那个心眼跟她玩花样。

    心下安定了,沈烟雨也浮出了几分不耐烦,她眸子一转,道:“三姐,你和楚公子的婚期,是不是要定了?”

    沈烟昙明显一愣,眼底浮起一抹落寞:“没、没有的事,婚嫁之事全凭父母做主,四妹可别胡说。”

    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