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我和全家逃荒古代 免费阅读-顾拾月容烨小说叫什么名字

    时间:2022-09-19 15:08:41作者:四四石榴来源:zzy

    小说简介:完整版小说《我和全家逃荒古代》由四四石榴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,主角顾拾月容烨,《我和全家逃荒古代》顾拾月容烨小说更新中-四四石榴著:是外人问你吃过了没有你就说吃过了,要问你吃什么你就说吃的红薯。老爷爷说...

    我和全家逃荒古代 免费阅读-顾拾月容烨小说叫什么名字

    花清蕊也起来了,简单洗漱了一下,接过东西,叫醒熟睡的五郎。

    “老五!老五!起来,娘给你东西吃。”

    听说有吃的,五郎赶紧起来,闻了闻面包,香的不得了,抱在手里一直看,搞不懂这是什么,见顾山在吃,他也跟着吃。

    随后问花清蕊:“娘!这是什么?”

    “包。”花清蕊喝着牛奶,含糊不清地回答了一个子,而后告诫五郎,“娘昨天在后山遇到了个神仙老爷爷,他给了娘一些奇奇怪怪的吃食,具体是什么娘也不知道。”

    顾拾月怕她妈编排不下去露馅,赶紧开口:“五郎!给你吃你就吃,别问。要是外人问你吃过了没有你就说吃过了,要问你吃什么你就说吃的红薯。

    老爷爷说了,要是在外人面前乱说话,以后他都不给我们送吃的来,你希望得到那样的结果吗?”

    五郎摇头:“不希望。”

    手里的包实在是香,还甜,太好吃了。姐姐说的没错,有的吃就吃,问那么多做什么。

    顾山和顾拾月对了对眼神,父女俩很有默契地一笑,没再说话,低头吃早餐。

    这一顿五郎敞开了肚皮吃,除了那装在白色花纹盒子里的水寡淡无味不好喝,还带着一股子腥味,其余的他都特别喜欢。

    家里已经很久没吃过鸡蛋了,一下子吃了两个,他幸福的想哭。

    肉包子更是一年多都没见着了,早上也吃了两个,差点流下眼泪。

    香香甜甜的包吃了一个,好吃的没把舌头给吞了,感觉自己幸福的能上天。

    一家人刚吃饱,坐着休息了一会儿,外头就来人了,正是催债的。

    一共三个人,个个长的膀大腰圆,凶神恶煞,走在路上绝对能把小孩吓哭。

    见了顾山,领头的开口就问:“银子准备好了吗?我们掌柜的说了,今天要再拿不着钱,就打断你的双腿,把你扔镇上去要饭还债。”

    其余两个猥琐地看了眼花清蕊和顾拾月,笑的邪气十足。

    “准备好了。”顾山拉着女儿的手,“我跟这几个人去赌坊里走一遭,你在家里照顾好你娘和弟弟。”

    他心里有个主意,怎么着也要豁出去搏一搏。

    花清蕊急忙冲过来,拉着顾山的手臂,哭唧唧:“山哥!你要去赌坊做什么?我不放心,我要跟你一起去。”

    说完还捏了捏顾山的手,朝她眨眼睛。顾山愣怔了片刻,下意识地看了眼女儿顾拾月。

    将老婆拉到一旁,语气严肃:“你有几成把握?”

    “要去了才知道。”花清蕊红着眼眶,小小声地哀求,“山哥!我要跟你去,你带着我好不好?我保证不乱来,也不多要人家的钱,咱只要把赌债还完就回来。”

    你就带我去吧!还没见识过古代的赌术呢,千载难逢的机会,可不能错过。刚才女儿跟她一提这事,她的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。

    能去赌坊长长见识也不错,实在不行就露出自己的绝技,她就不信了,他们花家的技艺会比古人差在哪里。

    见她爸妈都要去,顾拾月哪里坐得住?

    “爹!娘!我和你们一起去。”顾拾月吩咐跟在身边的五郎,“你今天去爷爷奶奶家里待着,我跟爹娘去镇上一趟。”

    三个凶神恶煞的人都看傻眼了,搞不懂顾山没钱为什么还要去镇上。不过这样也好,只要人去了镇上,要怎么处置都是他们的事。

    镇上,那可是他们的地盘。

    顾家人听说他们要去镇上,个个脸色吓的煞白,一家三口去了还能回来吗?

    顾老大媳妇跑过来劝慰顾山:“老三!你一个人去就好了,别把弟妹跟拾月带去呀,万一出点啥事怎么办?”

    花清蕊回头望着这位关心她的女人,很是感动,笑盈盈地说道:“嫂子!没事的,我们去去就回来了,麻烦您帮我照顾一下五郎,谢谢您了!”

    她也不知道眼前的女人是大嫂还是二嫂,就喊了声嫂子。顾大嫂微微一愣,感觉今天的弟妹像是变了一个人。

    以前弟妹从来不敢这样跟三弟说话,怕他怕的要死,跟老鼠见了猫似的,怎么今天一点都不怕了?

    三弟好像也有点怪怪的,看三弟妹的眼神里都是温柔,这夫妻俩不会是撞邪了吧!瞧着又不像。

    “三弟妹!你别跟大嫂客气,五郎大了,用不着照顾,顶多是添双筷子的事。你跟三弟去镇上能不能行?万一出点啥事咋整?”

    “不会的。”顾山握着花清蕊的手,“我一定不会让我娘子出啥事的。放心吧!大嫂!”

    顾家二嫂也走了过来,她是个没嘴的葫芦,一直默默地站在他们身边,看着顾山一家跟着那三追债的往镇上去。

    镇上离顾家村挺远,得有十来里路,没有牛车坐,赶牛车的早走了,他们晚了一步,只能腿着去。

    顾拾月和顾山倒没什么,花清蕊却是受不了,又不能矫情的太厉害,怕露出破绽。

    怎么说她都个村妇,干惯了田地里的活,走这么几步路根本不算什么。

    前世她很少走路,出门有司机接送,就算没有司机在,打车很方便,什么时候翻山越岭过?

    越走路,她心里越有气,恨不得把那追债的三人给弄死,丢在这山沟里喂野狼。

    好不容易到了镇上,花清蕊一脸冰寒,吩咐那三人:“带我去你们赌坊走走。”

    那气势,哪里有半点山野妇人的样子,活脱脱一富人家的当家主母。

    三人一愣,相互看了看,不由自主地纷纷点头。

    “行啊!反正你们来了就是要进赌坊的,后头跟着就是。”

    花清蕊脸色极差,气场冷厉,像是谁欠了她十万八万没还,跟着那三人,进了镇上唯一的赌坊。

    顾山和顾拾月一左一右护着,生怕有人冲撞了她。

    别看她是个傻白甜,要是发起脾气来,谁都拉不住,而且手段高明,让人输的脱掉底裤都有可能,牌桌上的人见了她跟见了阎王爷没区别。

    赌坊里这个时候人不多,但也不少,就是比晚上的时候要少一些。

    花清蕊在各个堵桌面前转了一圈,吩咐顾山:“去借钱当本钱,不用多,十两银子就够。”

    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