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岚骁萧瑾瑜阅读_岚骁萧瑾瑜《神医归来:妈咪,你马甲掉了》

    时间:2022-09-19 15:28:11作者:秒倒六分投来源:zzy

    小说简介:神医归来:妈咪,你马甲掉了主人公叫岚骁萧瑾瑜,是秒倒六分投倾情著作的一部言情小说,已上架。全文讲述了于情面,她一直没有点破,现在就连解剖尸体,他都要阻挠。这下子,岚骁终于忍不住了,干脆直接质问法医。那法医战战兢兢,都不...

    岚骁萧瑾瑜阅读_岚骁萧瑾瑜《神医归来:妈咪,你马甲掉了》

    那法医张了张嘴,什么话都说不出口。

    他忽然后悔自己之前收好处了,眼下得罪了这么一个大人物,他可真是得不偿失啊!

    岚骁似乎猜到了他心中所想,从容淡定的回了一句:“放心,只要你不干涉我验尸,我也不会对你做什么。”

    那法医立刻站到一边,不敢干涉岚骁的行动。

    岚骁淡然的走到工作台边,拿起一把手术刀就要解剖林语芳的尸体,那法医见状赶忙拦住。

    “岚小姐,万万不可啊!”

    岚骁眼睛微微眯起来,看着他的眼神充满警惕与怀疑,“这就奇了,不解剖尸体怎么确定死因,难道,你在瞒着我什么?”

    岚骁一开始就觉得这个法医不太对劲,但是碍于情面,她一直没有点破,现在就连解剖尸体,他都要阻挠。

    这下子,岚骁终于忍不住了,干脆直接质问法医。

    那法医战战兢兢,都不敢直视她的眼睛,片刻之后,他嗫嚅着唇战战兢兢地说:“我,我害怕破坏尸体完整性……”

    “这好办,我解剖之前照几张照片就好了。”

    岚骁二话没说放下解剖刀,然后从包包中掏出手机,从尸体的不同方位照了几张照片,然后将手机给那个法医看。

    “你瞧啊,这是尸体解剖前的样子。”

    那法医不敢说话,只是一个劲的点头。

    她拿起解剖刀,娴熟的对准林语芳的咽喉部位,然后用力一划——

    粘稠的血液顺着刀口边缘流了出来,因为尸体已经放置很久,所以血液的颜色看起来是暗红的。

    那法医被她娴熟的动作震惊到了,如果不是她刚才出示了那一堆证书,他一定会认为她是一名职业的开膛手。

    岚骁并没有废话,而是再一次举刀,划开了林语芳的喉管。

    不划开不知道,一划开吓一跳!

    那喉管里面卡着一大堆白色或者黄色的药物,味道伴随着血腥味和尸体部分腐烂的臭味,闻起来相当的刺鼻。

    岚骁忍不住皱眉,按照她的经验,这种药物只可能是洋地黄类药物!

    可按照聂晴的说法,林语芳并没有心脏类的疾病,所以她按理来说不需要服用这类药物。

    而且这服用的剂量之大,也远远超出了患者该服用的剂量!

    所以真相只有一个:这东西是林语芳死后被人为灌进去来伪造自杀假象的!

    那么,她真正的死因呢?

    岚骁忽然想起来在案发现场看到的地上的那摊血渍,她眸光一闪,然后开始轻轻的摆动尸体,终于,在她的脑袋后方找到了一个很大的出血点。

    现在看来,林语芳应当是头部受到了致命伤害导致了她的死亡!

    岚骁放下解剖刀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  这凶手未免太过狠毒了!

    林姐生前对人相当和善,一副好脾气的样子,怎么可能会被人用这么残忍的方式被动的结束生命?

    岚骁心情十分沉重,她脑海中闪过太多林姐生前的画面,包括那封信。

    今天死去的是林姐,那明天呢?会不会是自己?

    “岚小姐……您……您怎么了?”

    那个法医看岚骁半天没有说话,好像愣住了,忍不住问道。

    “没事,尸检报告呢?给我看看。”

    那法医不敢怠慢,立刻从桌子上拿来尸检报告,岚骁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,就立刻皱起眉头。

    “心脏病突发离世?谁写的?”

  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那法医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急得焦头烂额。

    他按照那人的想法,以为写上突发心脏病离世这个理由,然后表明林语芳是自杀的就好了,谁知道,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岚骁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!

    这下子,他再也没办法帮那人作伪证了。

    “这具尸体应当死在三天前,头部有钝器造成的致命伤,很明显是他杀,你怎么能写他是自杀的呢?”

    岚骁似乎动怒了,她的语气带着威严,不容辩驳。

    “好……好……我这就划掉,这就划掉……”

    法医颤抖着手,握着笔,勉强将那七个字划掉。

    “凶手应当是是使用了锤子,镰刀一类的钝器敲击死者头部,造成大量出血,这也正好解释了案发现场满地鲜血的原因。”

    “她口中的药我猜的没错的话,应该是洋地黄类药物,这类药物是治疗心脏疾病的,但是这种药物不应当一次性服用如此大的剂量。”

    “所以,我认为应当是在死者没有生命体征之后,被凶手强行掰开嘴巴灌进去的,这样就可以伪造成心脏病突发或者自杀的假象,你说,是不是这样?”

    “至于她有没有心脏病,她女儿做笔录的时候应该已经交代清楚了,所以,你觉得你写的这个理由有几分可信?”

    岚骁的每一句话说的头头是道,逻辑清晰,法医一时间哑口无言,羞愧的低下头去。

    “还有,你的职责是法医,你怎么也干起那种不为人知,和恶人同流合污的黑色勾当了?你对的起法医二字吗?”

    这句话太毒辣,太犀利,宛如刀尖一般,狠狠的扎在了法医的心上,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辩驳。

    “当然,我不会管你背后到底收了什么人的好处,但对这个案子,我希望你能重视起来,不要试图用你的职权掩盖案件真相!”

    “好了,你先把这里收拾好,明天我还会来的,希望你不要昧着良心做事!”

    岚骁摘下手套,走到洗手台前洗干净手,然后慢慢地将自己方才拿出的证件全部收好,脱下身上的隔离服,然后踩着高跟鞋离开原地。

    ——

    “姐,姐,我妈她……”

    “和我想得一样,他杀。”

    岚骁尽可能平静地说完,那一刻,聂晴眼眶湿润,“我想进去看一下,好么?”

    “你敢看?”

    岚骁有些担心,毕竟聂晴只是一个普通人,面对铺天盖地的血腥和尸体的腐臭气味,她能不能忍受都是一个问题。

    “姐,放心吧。”

    她冲进停尸间,只看了两眼,就带着尸检报告跑了出来。

    她的眼角尽是泪水,大概是被那股怪味恶心到了,她捂着胸口,止不住的干呕。

    “喝点水吧。”

    岚骁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被一个男子的声音打断,她赶快抬头,发现来的人正是萧瑾瑜。

    他将一瓶水放在聂晴手中,然后对岚骁说,“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?”

    岚骁低下头去,“他杀,凶手尚未锁定。”

    “不用担心,我会尽力帮你去查的,时间不早了,你打算去哪?”

    有了这句话,岚骁忽然觉得心里舒坦了一些,她看看聂晴,又对萧瑾瑜说:

    “聂晴这姑娘没经历过这么大的变故,一时间接受不了,我怕她一个人回去住不安全,我想让她和我住一晚,明天再送她回去。”

    “你倒是想的周全,我送你们回去。”

    岚骁摇摇头,“不用了,我和她开一辆车回去就好。”

    “那好,走吧。”

    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