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天生富贵命免费试读 梁栩栩黄道士是什么小说

    时间:2022-09-19 15:29:13作者:小叙来源:ZW

    小说简介:梁栩栩黄道士是《天生富贵命》里的主角,作者是小叙,小说主要的讲的是:形了。得在肚子里弄死,他俩不落忍。生吧。罚钱不说,一但是个傻子呢。就在他俩纠结的档口,我奶发话了,她说妈妈这么折腾我都没掉,说明我有福气,这是她们...

    天生富贵命免费试读 梁栩栩黄道士是什么小说

    第7章收惊

    我仔细的想了想,那天要过生日,我还约同学晚上到家里玩,中午回家的路上有人朝我打招呼,是个三十多岁胖乎乎的女人,我不认识她,正问她是谁,马路上突然发生了一起车祸,两辆车撞在一起,声音很大,我吓了一跳,远远的看了眼,回家就不对劲了。

    "跟你打招呼的女人长什么样?"

    三姑一脸严肃,爸妈也紧张兮兮,"栩栩,她跟你说啥了?"

    "她就笑眯眯的叫我名字,还搂我肩膀,很亲昵,我刚问她是谁,路上就发生车祸了……"

    我中规中矩的回,爸爸微蹙着眉,"栩福轩开这些年了,食客多,栩栩还因艺术体操得奖受过市电视台的采访,路上有人认出她,不算稀奇。"

    三姑思忖了一阵,"两辆车撞死人了?"

    "不知道。"

    我摇头,"我没去跟前看。"

    车祸么!

    挺避讳的。

    "没撞死人。"

    爸爸接茬儿,"我带栩栩来京中这天,路过那片儿,救护车司机还念了几句,说中午发生了车祸,有两辆车撞了,堵了一阵,前杠都废了,我当时惦记栩栩也没多问,肯定没出人命,要不早传开了。"

    三姑气息沉着,转而看向爸爸,"孩子可能是阴影,两年前她不就差点被车撞到昏睡好几天么,这回肯定是被车祸的撞击声吓的魂魄不稳了,白话讲掉魂了,时运一低人就容易生病,医院乱八七糟的东西多,谁时运低那帮东西欺负谁,正好咱家孩子掉了魂,就让他们钻了空子,我给收收惊,叫叫魂就好,没大事。"

    "三姐,那个……"

    妈妈清了清嗓儿,"黄道士点化栩栩的事儿您知道,她上回被车笛儿吓也没掉魂儿,这回她又没凑前儿,怎么就……"

    "秀玉呀,十二前的事儿你总挂嘴边,就差拿喇叭出去宣传了,你可真不能得老年痴呆,那黄道士是说咱孩子命好,怎么命好就不会磕磕绊绊的啦!"

    三姑开启机关抢模式,"就是皇上命吧,也难保不会生病遇灾,这叫度化,你懂不!"

    "你看你,秀玉就是问问!"

    爸爸一见妈妈低下头就不乐意了,"好好说话行不行,别总跟吃抢药似的!"

    "我好说你们好听吗?"

    三姑横了横眼,"甭说栩栩了,就我退休前那集团老总,趁几百个亿的,人家有福不,能跟他结婚的人是不得更有福,那他后娶的小老婆,听说都得了抑郁症,隔三差五闹自杀,大家大户都有这事,你们才起家几年呀,栩栩刚十二岁,路长着呢,做家长的要有承受能力,别孩子没怎么着呢,你们先这个那个上了,这事儿不用担心,三天内我就给解决!"

    "谢谢三姐。"

    妈妈有了笑模样,她知道三姑啥脾气,一般都不太去撩扯,"黄道士也说栩栩是个小劫难,能三天内解决我就放心啦。"

    "你可消停的吧。"

    三姑无语的看着妈妈,"那道士给你喝啥迷魂汤了,你三句话不离他的。"

    妈妈不好意思的笑笑,"三姐,他说的准么,当年他说完这些话,铺子里吃早点的客人都觉得神奇,后来咱家开饭店,好些客人都是最初在咱家吃早点的,真眼看着我们起家,回头还有人提起黄道士,说他牛呢!"

    "牛有啥用,你现在不是找不到这人了?"

    三姑怼的妈妈没声,随即抱了抱我,"栩栩,没事,有三姑在呢,关键时刻还得靠咱自己家人,三姑保护你。"

    我靠在她怀里,好闻的空气中又夹杂了三姑身上的檀香味。

    一点都不冲突。

    更好闻了。

    我知道,三姑人特别好,没一点儿坏心。

    小时候妈妈因为老被错认成我姥,她有点自卑,等我上学了,妈妈都不好意思在学校露面。

    三姑知道了这事儿,就来问我,"栩栩,你嫌弃你妈吗?"

    我那时不太懂啥叫嫌弃,直说妈妈太老了,同学看到会不好。

    "怎么个不好法?"

    我摇摇头,讲不出一二三。

    三姑没骂我,虽然我也怵她发飙,但她从来没有对我横眉竖眼过。

    "栩栩啊,女人生孩子就是闯鬼门关,闯一回老十岁,你妈闯了三回,老了三十岁,到你这其实你妈没必要闯的,但你妈怜惜你,又博了一把,你妈老,是因为伟大,生一个,一倍的伟大,生三个,就是三倍的伟大,你将来可以没出息,但不能忘了你妈为你闯鬼门关的恩情!"

    我懵懵懂懂的,看着三姑的脸,她比爸妈的年纪都大,看着的确很年轻,"三姑,你为啥不伟大呢?"

    "我遭那罪!"

    三姑呛了一声,"这方面我的确是伟不过韩秀玉,她绝对是我老梁家的大功臣!栩栩,你妈有功呀!"

    从那以后,我就扯着妈妈的手去上学,也特意要求妈妈来接我了。

    "梁栩栩,她是你奶奶还是姥姥?"

    "这是我妈妈!"

    我特别自豪的和同学们介绍,"我妈妈老是因为她用了三倍的伟大生下我,比你们的妈妈都要牛的!"

    妈妈当即红了眼。

    "栩栩啊,谁教你的这些?"

    "三姑告诉我的,老梁家属你功劳最大!"

    妈妈受宠若惊,回家赶忙给三姑打电话,一动容又哭了。

    三姑就在电话里呲她,"韩秀玉,亏你还是老板娘,这点出息吧,多大人了还挤猫尿,不是我说你,有钱了多去美美容,不为孩子也为你自己,那脸上的褶子都快能夹死苍蝇了,省钱省钱,回头梁大友来了第二春我看你去哪哭!"

    小磕顶的妈妈情绪一下就没了。

    熟悉的人都说,梁红玉是好人,嘴巴不行,太毒。

    别看三姑嘴上嫌弃我妈岁数大了不爱捯饬,背地里却时不时敲打我爸,让他一定要注意个人作风问题,一但越了跪,她梁红玉第一个卸掉爸爸的腿。

    爸爸一笑而过,回家还当笑话给妈妈讲,妈妈感叹三姑真好,可你要她给三姑致电感谢,她做不到,拨过去就是一堂教育大课啊。

    说白了,三姑绝对是个干事人。

    人家也不负众望,干脆利索的断了我的'病症'。

    她让爸爸去买三斤小米,另外准备一个碗,一块红布,一张盖过邮戳的邮票。

    爸爸得令就出门买东西了。

    "三姑,黑脸鬼很厉害的。"

    我担心三姑准备得太简单,"我遇到的那个婆婆说,要找啥手眼通天的高人……"

    "佛祖还不够手眼通天?"

    三姑眉头一挑,"释迦摩尼佛出生的时候,可是直接向东南西北方各走了七步,说了句天上地下,唯我独尊,你说他能不能对付的了脏东西?!"

    我觉得这话哪不对,她又不是释迦摩尼。

    可不能反驳,怕她给我上课。

    "栩栩,你三姑说行就是行。"

    妈妈说道,"你三姑身上的佛力不是虚的,她有真本事!"

    "这话对。"

    三姑对妈妈的态度很满意,拿过自己的包,从里面拿出一本缎面小书递给我。

    "栩栩,这是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,一会儿我给你念一遍,不认识得字我给你写上拼音,你这两天背下来,对身体好的,能应急。"

    我翻开看了看,竖版的字,挺多都不太认识。

    "三姐,你让栩栩背经文?"

    妈妈探过头,"这咋背呀,我看着都晕。"

    "心经才两百六十个字。"

    三姑啧了一声,"悟性高的,读个十几遍就记下来了,小孩子背东西更快,再者,背诵心经的好处特别多,还不用担心旁的,咱先不说心经教诲的悟空性,开智慧,放执着,它还有消业障,得自在,增福报的念力,多读读,就算不防脏东西,对睡眠啊,性格也有益处的。"

    "性格?"

    妈妈瞄了三姑一眼,清清嗓儿不敢较真儿,"栩栩,尽量背下来。"

    从'观自在菩萨'开始,一直到最后的'菩提萨婆诃'。

    我念得磕磕巴巴,三姑很认真的帮我标注拼音,矫正我发音。

    直到我念通顺了,她便让我默记,"栩栩,一定要记得最后那句咒曰,这个是佛力,如果你遇到了危险,你就念咒,同时高喊梁红玉助我!多喊几声,我接收到你的念力,感知你有磨难,会立刻帮你助念,佛光普照,驱赶一切邪崇。"

    我嗯了声,捧着心经像拿到了武林秘籍。

    三姑见我听话十分满意,她从包里拿出一串珠子,闭眼盘腿坐在我病床边的沙发上。

    病房里静悄悄的,妈妈不敢打扰,耐心的待在一旁。

    不知道是不是气味的关系,我精神很好。

    很快就背下来了。

    三姑叮嘱我要背熟,以备不时之需。

    待爸爸把都东西都买回来,三姑便细细交代了一通收惊步骤。

    入夜后,她讲小米倒入碗里,然后用红布罩住,装满小米的碗在红布中倒过来,先让我仰着躺,又让我趴着,她用红布碗在我胸口后背处不停地转,嘴里念着,"前照照,后照照,所有魂魄都叫到,梁栩栩,回来吧,梁栩栩回来吧……"

    爸爸听她念完就站在病房的门里侧配合应声,"梁栩栩回来啦,梁栩栩回来啦!"

    前后一共应了七声三姑才叫停。

    我翻来覆去的配合,身体并无异常,瞄到爸妈倒是满脸紧张。

    三姑和爸爸配合完就解开红布。

    碗里满当当的小米居然少了一半!

    "三姐,咋少这么多?!"

    别说爸爸了,我都愣住了!

    要是少个缺口还好解释。

    半碗小米,哪去了?

    三姑脸色沉了沉,"外面来的东西,没事,咱们继续。"

    续满小米,包在红布里,碗倒扣过来,让我重复配合,等三姑念叨完,爸爸搭腔再喊梁栩栩回来了,然后三姑打开红布,这回只少了三分之一。

    三姑明显松了口气,补充满小米,持续在我身上转圈念叨。

    记不得三姑转了几回,三斤小米都用没了。

    最后解开红布,小米在碗口成平的了。

    三姑便在我床底下烧了那张盖了戳的邮票,"吃饱了就走吧,吃饱了就走吧……"

    我配合到了半夜,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,似梦非梦间,感觉病房外的走廊蹲着好些黑色的人影,每个人影都端着一个碗,里面是黄澄澄的米饭,正吃的热火朝天。

     

    排行榜